不会用手机,老年人活该被嫌弃?信息消费社会,别忘了这特殊的“三分之一”

  

你知道信息消费吗?或许不少人对于这个词还比较陌生,但事实上我们已身处其中。从在线旅行、电子商务到网络文学,大家早已在不知不觉中成了“信息消费者”,通过在各种信息终端上购买产品、订制服务,享受着信息时代带给我们的各种便利和实惠。

在高度信息化时代,几乎所有的消费行为都可以从线下移到线上,那么,是不是全社会所有的消费者,都成了信息消费者?答案恐怕不尽然。比如说,老年人。他们要买票休闲,也要打车出行,但在线抢票、网络叫车等一些促进消费的网上渠道,却可能成为其“不可及”的路径。有钱没处花,有心没处使,实惠甚至免费的信息消费就可能与不少老人无缘。

上海是首批国家信息消费示范城市。在第一支柱产业IT业中,全城信息服务业的2018年营收预期达到8600亿元,继续保持两位数增长。近期市级大调研发现,信息消费正快速发展,成为创新活跃、增长迅速、辐射广泛的新兴消费领域。可以说,上海有条件、有优势、有潜力,借此积极推动消费升级,培育这一消费新热点,并形成经济新增长点。

与此同时,上海也是率先进入深度老龄化的中国城市,老年人口逐年增加二三十万人。根据最新统计,在上海全市1456.35万户籍人口中,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达483.60万人,占总人口33.2%。也就是说,每3个户籍人口中,就有一个是老年人。拉动消费,重在拉动消费者,让消费人群最大化。作为信息消费示范城,不该把这“1/3”的消费者落下。

过去,人们常常说起城乡之间的数字化差异。其实,城市之内也存在着一定的“数字代沟”,包括像上海这样的超大城市。尽管老人们大多“装备”了智能手机等用户端,但由于数字化理念与技术的双重门槛,他们在信息消费上的非经济能力不足,以致信息消费的水平也不高,容易被市场所“嫌弃”。由此,还会形成一种恶性循环——缺乏适龄的信息消费产品和服务,缺乏消费量、消费额,也就越发缺乏日新月异的信息技能。在这种循环中,城市老年人口信息消费的欲望“被抑制”,成了信息消费中经常被忽视的一个群体。

根据全国老龄委2014年《中国老龄产业发展报告》预测,中国将成为全球老龄产业市场潜力最大的国家。随着养老事业大发展,不断鼓起来的老年人钱包,是否也能有效转化为“电子钱包”,在信息消费领域敢花敢用?

一方面,这需要行业企业专门化、适应性地开发因人而异、因需而变的信息消费产品;另一方面,也需要社会教育、政府服务更多针对银发一族的数字生活,开展感知、体验与普及活动,并对产品和服务供应进行引导和监管。譬如,对于老年人,普惠型的信息消费应当消除他们对种种终端和应用程序的陌生感、畏惧心,提高其接受度和利用率。示范性的信息消费可以变得更加“傻瓜”,即变得更加可及、可信,消除隐形的消费壁垒和陷阱,让每个人都会用,而且用得好。

一座高度发达的信息消费城市,一个高度进步的信息消费社会,应当覆盖尽可能多的人群,将他们融入无时无处不在的信息消费,智慧地享受信息消费。面对为数众多、有待挖潜的老年消费人群,要实现这一点,有赖于供给侧发力,让信息消费产品不断创新,使信息消费法则规范更趋完善。无论从商业利益、企业责任还是社会进步的层面上,抓住机遇做大做强信息消费产业,最好是拉动全口径、大众化、绿色健康的信息消费。通过信息消费行为的创新与规制来“扶老”,不仅有利于填平“数字代沟”,而且有利于拓展经济增长点,从而更好抓住信息消费这一波“新红利”,让产业发展更具后劲、持续性和辐射力。

posted on posted @ 19-03-03 11:08  :admin  阅读量:

Powered by 蓝冠彩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